?
當前位置: > 情感
所謂一見鐘情
喜歡你就要告訴你,大不了連朋友都做不成,反正我不缺朋友,只缺你。
【發布日期:2019-09-18】 【來源:本站】 【閱讀:次】【作者:】
  01草莓突然談戀愛了。很多人問,你們認識多久了。草莓說,一天。
  草莓男朋友叫小野。他們在一場婚禮上認識,小野是新郎大學同學,草莓是新娘大學同學,兩人被安排在一張桌上就座。席間一桌子人玩了會微信版的誰是臥底游戲。小野直率,草莓活潑,玩游戲時數他二人最默契也最歡樂。
  小野加草莓微信:“我喜歡你”。
  草莓回:“我也喜歡你”。
  我們都覺得,這場感情太草率了。但草莓說,剛見面就和他看對眼了,坐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覺得很投緣,玩游戲時跟他對話很有意思。正巧他說喜歡我,我當然要告訴他我也喜歡他。喜歡就在一起,錯過多可惜。
  想想,草莓說的好像也沒錯。
  02草莓和小野,很有韓劇《太陽的后裔》中的感覺。我一向不看韓劇,拖沓又矯情,一看就知道會在一起的男女主人公,要在一起,十集后再說。《太陽的后裔》不同,第一集男女主人公一相遇,男主就喜歡上了女主的率性活潑,女主也喜歡上了能一本正經開玩笑的男主。
  而大多數矯情狗心里都藏著一個不矯情狗。看不慣別人不矯情,因為自己做不到。
  比如正追著《太陽的后裔》這部劇的笑笑。這位矯情至死的姑娘剛剛跟我吐槽完草莓的感情。“兩個人才認識一天,還不了解對方,憑一時好感就在一起,過不了多久,肯定會分手的。”
  上大學時,有個無名男追笑笑,稱他無名男,因為笑笑沒對我們說過他叫什么,從來只稱呼其為“他”。
  影視鑒賞的公選課上,笑笑坐在無名男前桌,看投影視頻時,笑笑靠著后桌,帶著洗發水清香的秀發落在無名男的桌上,無名男心動了。
  笑笑小家碧玉,無名男清秀俊俏,其實郎才女貌,我們看得出來笑笑對他不反感,但笑笑偏偏喜歡吊著無名男胃口。
  用笑笑的話說,我才不相信一見鐘情,等和他熟悉了再談感情吧。但不久之后,無名男就交女友了。笑笑看著無名男和女友的背影,酸溜溜地說,“就知道一見鐘情不靠譜,幸虧我當時沒答應他。”
  03見過草莓男友小野本人之后,我們都覺得草莓找到了幸福。兩人舉手投足間,處處流露著默契與眷戀。
  KTV的包間里,草莓點了一首《Call Me Maybe》。野子站起來走到草莓跟前,當著眾人的面,親了草莓,草莓沒有拒絕。
  大家起哄時,我看見坐在旁邊的笑笑眼睛濕了。
  “怎么了?”
  “我突然想起他了。”
  “他”是無名男。
  無名男以前追笑笑時,曾在笑笑宿舍樓下擺過愛心蠟燭,手里捧著一束玫瑰花站在蠟燭中間,笑笑走到無名男跟前,接過了花。
  無名男說:“不好意思,剛認識就喜歡你了。”
  笑笑臉紅了。周圍人慢慢多起來,很多都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態來的。就在無名男準備抱住笑笑時,笑笑卻往后退了幾步。
  如果一個男生喜歡一個女生,卻說不出口,只知道默默守護,那注定是炮灰。如果一個女生知道了對方喜歡自己后卻扭捏不接受,那很可能會發展成一個悲劇。
  比如笑笑。其實我知道,笑笑心底是喜歡無名男的。說喜歡有那么難嗎?如果彼此都有好感,何必要矯情做作呢?你看《太陽的后裔》里,男主打電話給女主說,現在就約會吧,女主說,走就走。
  我明白為什么笑笑這么喜歡這部劇了,因為它不現實但很美好呀。
  04笑笑一直說,一見鐘情不靠譜。可是,一見鐘情真的不靠譜嗎?我想講兩個故事。
  一見鐘情并非不靠譜。南希和里根,這段美國總統史上最美好的愛情,最初也源于一見鐘情。
  南希認識里根時,只是好萊塢毫不起眼的二線演員,里根當時雖還未競選總統,但任職美國電影演員協會主席,事業如日中天。
  南希是為了保住演藝事業,從“被查封演員”的黑名單解除出來而去求助里根的。
  與君初相見,猶如故人歸。第一次見面,兩人便心有靈犀,聊到凌晨三點才不舍道別。一見鐘情,再見傾心,相戀三年后,兩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,一起攜手走過了長達52年的幸福婚姻生活。
  可與之媲美的,是我們一直津津樂道的有關習大大與彭媽媽的感情,他們也是一見鐘情。
  兩人經過朋友介紹認識,當時,習近平是高干子弟,彭麗媛已經小有名氣。
  第一次見面,習近平一開口就吸引了彭麗媛。他不問“當前流行什么歌”或者“出場費多少”,而是問,“聲樂分幾種唱法?”這讓彭麗媛一下子便覺得跟眼前的人有了默契。
  后來,聊得愈發契合,甚至當友人喊彭麗媛走,她都沒走,繼續跟習近平聊了很久,最后兩人還約定了下次“不見不散”。
  彭麗媛說:“當時我心里一動——‘這不就是我心中的他嗎?他純樸又很有思想。’后來他告訴我,‘和你相見不到40分鐘,我就認定你是我的妻子了’。”
  只能說,愛情的長久與否是一個結果,這得看兩人在感情里的磨合過程。畢竟,愛情是一樁需要經營的事情,“一見鐘情”并不是長期飯票,卻是一個好的開始。
  05笑笑說,她在等無名男跟現在的女友分手。
  喜歡卻不說,不是苦等就是作。
  這讓我想起小說《霍亂時期的愛情》,男主年輕時跟女主相愛,后來女主結婚,六十年后,男主跟死了丈夫的女主表白。
  有情人終成眷屬,他們結婚了。很美好嗎?一點都不美好。等了那么久才說出來,兩人都成了老頭老太太,錯過的時間該怎么彌補?
  喜歡你就要告訴你,大不了連朋友都做不成,反正我不缺朋友,只缺你。
  (封寒紫)
【關閉窗口】【打印本頁】
?
設為首頁 | 收藏本站 | 聯系我們
主管: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:莆田市城廂區莆陽路343號 郵編:351100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
聯系電話:0594-2523059 傳真:0594-2514907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閩ICP備08010073號(瀏覽網站主頁,建議將電腦顯示屏調為1024*768)
您是第: 位訪客 技術支持:中國電信莆田分公司
福建时时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