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當前位置: > 特別報道
對話攀登者李宗利
在貢嘎之路上,傳續60年登山精神
【發布日期:2019-09-25】 【來源:本站】 【閱讀:次】【作者:】

  新華社北京9月24日電 只要不外出登山,40歲的李宗利幾乎每天都會與家人一同吃午飯。
  他經營的戶外公司位于成都西郊的一處小區里。他不愛開車,總是騎一輛電動車從小區里穿過。“巴適!能準時回家吃飯哦!”門口的保安都有些羨慕這樣的生活。
  但他們或許不知道,這個面龐黝黑、身材精瘦、扎著辮子的男人,是個時常需直面生死的自由攀登者。
  2018年,李宗利與搭檔童海軍成功登頂海拔7556米的貢嘎山,并憑借這一攀登入圍了登山界的“奧斯卡”——金冰鎬獎的評選。這也是自61年前中華全國總工會登山隊(中國登山隊前身)登頂貢嘎后,中國人第二次站在“蜀山之王”的頂峰。
  近日,2019年金冰鎬獎揭曉,李宗利和童海軍的貢嘎攀登遺憾落選。對此,李宗利卻說 :“我完成了自己想完成的線路。拿獎也好、達到什么樣的成就也好,那都是后來的事情, 跟我們出發去登這個山的目的和動機已經是兩回事了。”
  從不靠運氣攀登

       對貢嘎的向往似乎無須用過多語言解釋。
  2014年,李宗利與父親一同來到貢嘎山腳下,看到這座巨大三角形山體時,他便對父親說:“我想去這個山。”
  李宗利是土生土長的四川人。在他眼里,橫斷山區就如同自家的后花園:“不把自己家地盤上的環境搞清楚,作為一個登山人,我心里是過不去的。”
  但鮮有人能真正摸清貢嘎山,并不是沒有原因的。“蜀山之王”的稱號,源于其雄居橫斷山脈所有山脈之首的海拔,也源于其拒登山者于千里之外的性格。自1932年美國探險隊首登之后,每隔幾年便有來自世界各地的登山者對貢嘎發起挑戰,但因線路高差大、天氣多變、 攀登周期短等原因,貢嘎山的攀登死亡率極高。最為出名的山難,恐怕就是1957年中華全國總工會登山隊6名登頂隊員中4人在下撤途中遇難,以及1981年8名日本登山者全部遇難的事 故了。
  “當你決定去爬這樣一個山的時候,你就知道,你肯定承擔了很大的風險。”李宗利說。
  2016年,李宗利和團隊首次嘗試攀登貢嘎,在到達海拔6700米左右的高度時遭遇大風 。風將帳篷直接挪了一個地方,再向外兩米就是一千多米深的懸崖。下撤后,李宗利他們完 全失去了信心:“當我認為我們的攀登更多靠運氣的時候,我就不會去了。”
  但他沒有就此遠離貢嘎山。他想把掌握在運氣手中的攀登環節,一點一點爭取到自己手中。
  第一個問題是大風,李宗利和搭檔跑去中山峰試驗不同的解決方案,那里和貢嘎山的直線距離不超過5公里。他也研究了所有貢嘎山難中導致事故的核心因素,包括1957年中國登 山者首登時的雪崩和滑墜。
  貢嘎的攀登高差超過2000米,真正的攀登周期僅有3天,需要采用輕便、快速的攀登戰略,也就是阿爾卑斯式的攀登。
  這種攀登方式,以攀登者不攜帶額外補給、不鋪設路繩、僅攜帶必要裝備一鼓作氣登頂為特征,與8000米級山峰常見的喜馬拉雅式攀登不同。很多人將李宗利視作中國阿式登山的代表人物,但李宗利反對這種簡單的劃分,更愿意稱自己為一個“自由攀登者”。在他眼里, 任何形式的攀登都是為了在保障安全的情況下達到登頂目的,而他選擇的山峰大多數恰恰需 要他采用阿式攀登的策略。貢嘎山便是典型一例。
  于是,他和搭檔挑選不同的6000米級山峰訓練體能,也極盡可能簡化裝備。再次上山之前,每件裝備甚至零件的重量,都精確到克。
  “其實我們登山這個人群和大眾想象的不太一樣,我們非常嚴謹,甚至對登山抱著一種苛刻的態度。”李宗利說。
  直面生死挑戰

       嚴謹、苛刻,這與李宗利給大多數人留下的第一印象不同。
  曾是專業摔跤運動員的他在競技生涯里是暴脾氣。近年來溫和了許多,但說話時還是一副大嗓門。
  “你別看他現在這樣,到了山上,他比誰都冷靜。”公司里的年輕登山向導們說。
  因為他清楚地知道,登山運動天然就要與生死挑戰相伴。
  李宗利遇過險。那是2013年在博格達3峰,他在75度的雪坡上滑墜,向下摔了600多米 ,差不多200多層樓。
  “我身上所有鐵的東西全摔碎了。”李宗利說,等救援隊到時,發現他右肺部受挫,右膝蓋韌帶拉傷,雙腳麻木,左臂嚴重擦傷……博格達翌年,又有噩耗。被李宗利視作知己的登山者柳志雄登頂幺妹峰后于下撤途中遇難,這讓李宗利感受到死亡所帶來的前所未有的痛苦。他去探望柳志雄的家人,卻獲得了預料之外的觸動。
  “小柳的爸爸一直不支持他登山,他以前只要一回家就要吵架。”李宗利說。
  小柳去世后,他爸爸開始去了解兒子生前所熱愛的事業。“他爸爸才知道自己兒子在國內年輕登山者中的聲望和影響力,才開始覺得,他的生命比身邊那些要靠父母幫助的同齡人要燦爛得多,盡管很短暫。”
  這讓李宗利回想起更早時候他所經歷的山峰上的死亡。2009年,他參與愛德嘉峰山難救援,爾后前往美國與一名遇難登山者的母親會面。為了了解兒子生前到底在做什么,這位母 親也踏上了登山之路。見到李宗利時,這位從雪山歸來的母親告訴他說,她覺得兒子選擇了一份非常棒的職業,她理解了兒子所走過的路。
  “死亡是很令人悲痛的事情。”時至今日,李宗利講起往事還會哽咽,“總會有一些人去突破極限,這是登山吸引人的地方。而把控不好這種極限,悲劇可能就發生了。”
  或許極限登山的死亡永遠無法完全避免,生者心中的傷痕也不可能完全愈合。但李宗利覺得,登山者自身做到嚴謹、負責,以及在登山者、家人和社會之間架起溝通的橋梁,有助 于傳播一種積極的登山精神。
  “一開始我的家人也不支持我登山,但我通過自己的努力展現給他們的都是好的一面。 這種對生活的熱情,對妻子的愛情,對家人的感情,對身邊事物的熱愛,他們都看得到。” 李宗利說。
  登山代表人類的精神

       5年前,當他與父親共同仰望“蜀山之王”時,他問父親:“你知道‘我想去’這句話意味著什么嗎?這可能意味著有一半的幾率回不來了。”父親只是說:“你想去就去吧。”
  2018年10月,在解決了他們認為能夠解決的所有技術問題之后,李宗利和童海軍重返貢嘎山,并成功登頂。但在下撤途中,他們在海拔6800米處迷路,李宗利還出現了短暫性失明 。那一夜,他們在一塊石頭后面挨過了狂風暴雪。
  “恐懼?沒有。”李宗利說,即便失明,憑著童海軍的實力和兩人的體能,他們仍然能夠安全返回,“當你成為一個成熟的攀登者后,你的思想里面就不會給恐懼、驚慌這樣的情緒留空間,因為那不能解決任何問題。”
  他不會特別想到家人:“登山本身需要你極高的專注度,專注度被侵蝕的狀態下反而更危險。”
  甚至連危急情況下出現的幻覺,都在幫助他們求生。當時,李宗利和童海軍都覺得自己身邊還有另外的登山者,不斷提醒著自己應當注意的事項,“就像你的媽媽會告訴你,你不 要這樣做。”
  2019年8月,李宗利完成了另一項重返。他與康華、迪力夏提成功登頂博格達3峰,完成了他六年前滑墜600米的那條線路。
  “就像是一個約定。”李宗利說,“人的本性里就有不服輸這樣一個品格。如果我們要做成一個突破自我的事情,經歷的失敗就會很多。但內心的結,一定要去解。”
  在他眼中,不論業余愛好者嘗試的商業登山,還是他和同伴們所涉足的探險性攀登,登山都更像是一場精神洗禮。
  “人有探索未知領域的好奇心,以及突破、超越自我的本性。”李宗利說,“我一直都說登山是一個精神層面的東西,至于我們爬什么樣的線路、應用什么樣的裝備,這些都不重要 。這是人類的一種精神。”
  采訪一直進行到午飯時分,李宗利回家遲了。他的父母帶著他的女兒來到他們的工作室 。李宗利的女兒今年8歲,也會有模有樣地在公司的巖壁上攀爬。
  “他們來看看什么采訪這么重要,因為一般我都會準時回家。”李宗利說,“他們知道我會準時回家。”

【關閉窗口】【打印本頁】
?
設為首頁 | 收藏本站 | 聯系我們
主管: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:莆田市城廂區莆陽路343號 郵編:351100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
聯系電話:0594-2523059 傳真:0594-2514907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閩ICP備08010073號(瀏覽網站主頁,建議將電腦顯示屏調為1024*768)
您是第: 位訪客 技術支持:中國電信莆田分公司
福建时时开奖结果